桃花源记  小说作者:曾德顺
作者有话要说:
1/1

第十六章(4)

  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,可是,桃花源生产队的水田,还是一片白茫茫、空荡荡的样子,看不到一点绿色的秧苗。

  要是在往年的这个时候,春插差不多都要结束了,整个桃花源,一眼望过去,到处都是一片绿色。这样的绿色会让桃花心里感到踏实,舒服,这是因为,这片绿色中的许多小块,都是桃花和罗肤插下的。

  过不了几个月,这些绿色的秧苗就会长成禾苗,这些禾苗长高之后就会结出稻穗,稻穗就会长成稻谷。到了双抢时节,再把这些稻谷收割下来,桃花源人的口粮才有了保障,才会有杂粮饭吃,才不会饿肚子。

  望着这空荡荡的田野,桃花的心里也是空荡荡的。她感到很揪心,高德英也感到很揪心。

  可是,王书记不着急,桃花源人也不着急,桃花源人跟着王书记去打猎,每天可以记十个工分。到了晚上,还可以会餐,大块吃野味,大碗喝酒,过着这样的好日子,谁还会记得插秧呢?

  好在桃花山上的猎物终于被赶尽杀绝了,王书记打猎的热情消退了。王书记对刘秘书说:“该解甲归田了。”

  于是,王书记卸下戎装,带领社员们到田里插秧了。桃花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,她偷偷对高德英说:“只要我们从现在开始,卯足了劲插秧,今年的春插还是可以按时完成的。”

  高德英说:“照这样的速度,过了五一,肯定还有好多田不能按时插完,到了秋收季节,收上来的都是秕谷。”

  桃花说:“秕谷就秕谷吧,磨成糠,拌上野菜,也可以当半年粮呢。”

  不过,王书记对插秧的兴趣,并没有持续多久。他弯腰在田里插了不到一袋烟的功夫,就直起腰来了。

  王书记一直起腰来,丁兵马上也直起腰来,桃花源里的社员们也都马上直起腰来,大家都望着王书记。

  丁兵问:“王书记,社员们都喊累,要不要上田埂休息一下?”

  王书记说:“既然大家都累了,那就休息一下唦。”

  王书记话音未落,丁兵就扑通扑通地往田埂上跑,其他社员也都急忙往田埂上跑,只有王书记不急不慢地走在最后面。

  男人们洗干净自己的手脚,都坐在田埂上,谁也没有拿出自己的旱烟袋。大家都望着王书记。王书记知道,社员们是在等着他的过滤嘴香烟。他朝刘秘书一挥手,刘秘书就从吉普车里拿来了一条过滤嘴香烟,给每个男人都递上了一根过滤嘴香烟。

  现在,男人们抽起过滤嘴香烟来,比过去随意多了。不像第一次抽过滤嘴香烟那样,把所有的烟雾都吞到肚子里去,而是像王书记那样,让烟雾从鼻孔里飘出来。丁一臣甚至还毫不心疼地吐起了烟圈,再也没有人嘲笑他说:“狗日的丁一臣,抽王书记的烟,一点也不懂得珍惜,真是个败家子!”

  丁君一边抽烟,一边盯住停在山道上的那辆吉普车。他对丁兵说:“丁连长,你是见过世面的人,像王书记那样的吉普车,你坐过没有?”

  丁兵连连摆手说:“像王书记坐的那种军用吉普车,我在部队时也没有坐过。只有师长才有资格坐这种车”

  丁一臣问丁兵:“师长是多大的官?师长转业以后,恐怕还没有王书记的官大吧?”

  丁红说:“以前,我们桃花源人见过的最大的官,就是公社的伍书记了。伍书记从来没有坐过吉普车,伍书记下乡,骑的是自行车。”

  刘痒痒说:“像王书记这样的吉普车,我们以前只在电影里面见过。不知道坐上这样的车,是一个什么味道呢?是不是像搂着黄花闺女一样舒服呢?”

  丁君指着刘痒痒骂道:“你狗日的刘痒痒,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!桃花源人几千年没有抽过的过滤嘴香烟,王书记让你抽上了,难道你还想坐王书记的吉普车?你狗日的就是蹬鼻子上脸:别人请你到厨房吃了饭,你却还想着到卧房去搞别人的堂客!”

  王书记抽着烟,笑眯眯地看着男人们议论,脸上是那种非常惬意的神情。他对丁君说:“你不要骂刘痒痒嘛,坐一坐吉普车又有什么了不起唦?这又不是我的堂客,也不是皇帝的龙椅,谁想坐,谁都可以去坐唦。”

  男人们一阵欢呼。丁君不放心地问:“王书记,你真的同意让我们桃花源人坐你的吉普车啦?”

  王书记大手一挥,说:“去唦去唦,去坐唦。”

  丁兵高喊道:“谁想要坐王书记的吉普车,就要好好把自己的手脚洗干净,千万不要把王书记的车弄脏了。”

  田埂上又是一阵忙碌,社员们哗哗地浇水洗手洗脚,然后兴冲冲地朝着那辆吉普车跑过去。吉普车司机站在车门边,让社员们排好队,每次只允许四个人上车。先上去的人坐在车上,这里摸摸,那里碰碰,迟迟不肯下来。

  在车下排队的人焦急地大骂:“我日你秦朝的先人!坐了这么久,怎么还舍不得下来?难道你们要在吉普车里养太子吗?”

  车里的人依依不舍地下来了,不免大发感慨:

  “哎呀,真是舒服!比当皇帝还过瘾,比抱着黄花闺女还舒服。”

  “那坐垫软绵绵的,比我们家的硬板凳舒服多了。坐在那样的坐垫上,就好比坐在女人的奶子上。”

  “你怎么能拿你家的硬板凳,同王书记的吉普车相比呢?吉普车是什么人坐的?硬板凳是什么人坐的?”

  “是唦是唦。作田的人,卵子再硬,也不能打得板凳响;当官的人,一坐上吉普车,坐垫就吱吱响。”

  “人比人,气死人。”

  所有的人都坐过了吉普车,除了桃花和高德英。二人坐在田埂上,抓起一块块土坷垃,朝田里扔去。田里冒起一个又一个水泡。

  罗肤又向王书记提出了新的要求:“王书记,你让我们就这样在吉普车里干坐一下,一点都不过瘾。不如你跟你的司机说一下,让他拉上我们在山路上跑一跑,让我们实实在在过一回坐吉普车的瘾。”

  刘痒痒也说:“是唦,是唦,就好像丁一臣抱个枕头当堂客睡,不过瘾唦。”

  王书记爽快地答应了:“要得唦,游泳就该在水里游唦,在床上游当然不过瘾唦。”

  吉普车司机飞奔过来,向王书记请示:“王书记,你让我拉上这些人,每一趟跑多远?”

  王书记说:“你把他们拉到武陵公社街道上去转一圈,再回来。”

  桃花源人又开始排队了,还是老规矩:每一回只坐四个人。这一回,社员们再也不争抢座位了,反正每个人都能够轮到机会。

  吉普车在山道上奔跑起来。

  很快,第一轮坐车的人,就从武陵公社街道回来了。他们从车上下来,同那些还没有坐车的人议论说:

  “以前,从桃花源生产队走到武陵公社,要走两个时辰呢。这一回坐上吉普车,一泡尿的工夫就走了一个来回。这一次,我总算知道什么是快了。”

  “什么是快?桃花源的日子,从秦朝到今天,一眨眼就过去了。这就是快。什么是慢?弯腰在田里插秧,这就是慢,一个上午都迟迟挨不过去。”

  “作田的人好比是牛,过的都是慢日子;当官的人好比是白鹭鸶,过的都是快日子。你们说说看,让牛和白鹭鸶比赛,哪个更快到达武陵公社?”

  “以前听刘秘书讲浪漫主义,老听不懂,这回算是懂了:浪漫主义就是快唦,就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唦,就是一天等于二十年唦。”

  只有桃花和高德英坚持不肯坐吉普车。罗肤跑过来劝桃花,桃花拒绝说:“吉普车跑得太快了,我怕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已经变成老婆婆了。”

  

1/1
上一章  
| 回书录 | 
下一章
作者有话要说:

小提示:使用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浏览章节。
推荐作品
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、青春小说、台湾小说、女生小说、网上赌博公司|澳门赌博有限公司|澳门线上赌博有限公司,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。
Copyright 2007-2008 Powered by www.inbook.net,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.
服务电话:020-85636686 传真:020-85636460 E-Mail:webmaster@inbook.net
业务合作QQ:1023967 购书咨询QQ:415538485 投稿咨询QQ: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
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-20080014
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